1. 我爱无人机网首页
  2. 无人机百科
  3. 无人机知识

燃油驱动无人机成新选项

background 燃油驱动无人机成新选项 燃油驱动无人机成新选项

极飞、大疆推出的农业无人机,采用电力驱动方案,目前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燃油驱动无人机相比电动无人机的极限,它的续航时间通常以小时计算,载重量也翻倍式地增加成为新的选择。

用“拥挤”一词来形容植保无人机市场的最初面貌,十分贴切。面对大疆主导的、“只见企业、不见行业”的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市场,极飞是最早转型、All In植保无人机的厂商。

2015年春天,极飞在广州推出第一代 P20 植保无人机,并着手组建植保服务队,从新疆发起突破,为农民提供植保服务。

燃油驱动无人机成新选项

大疆也迅速成立农业事业部,并于当年年底推出自己的第一款植保无人机MG-1。随后,从2016年的MG-1S到2018年底的T16,大疆的产品连续迭代,但定价不断降低,一副“价格屠夫”的姿态。

期间,踩着农业植保的春风,天翔航空、高科新农、北方天途、无锡汉和、安阳全丰、珠海羽人等农用无人机企业也声名并起。其直接效果是,截至2018年,国内植保无人机的保有量达到3.15万架,作业面积达2.67亿亩次。

一前一后,极飞和大疆是植保无人机赛道迄今为止最显性的两家厂商。如果以商业模式为导向的话,二者分别代表两种不同的路线:极飞是“一条龙”服务,既提供无人机销售,也提供植保服务;大疆则专注渠道,将无人机卖给种植大户和农业服务公司。

如果以作业方式为导向,大疆和极飞的植保无人机又可以归入同一类型:以储能电池为驱动力,单次飞行时间10-20分钟,载重量有明显的限制。

以大疆2018年底发布的T16为例,最高载药量16升,可完成每小时150亩作业。极飞最新款的P30同样最高装载16升药箱,每小时空中喷洒面积达到210 亩。

对照电池的续航能力和单次作业面积,一个事实显而易见:无论是极飞还是大疆、P30还是T16,想完成一次种植面积不大的药物喷洒作业,比如100亩,至少得进行5-7次起降,每次都更换电池、补充药量。

同时,根据业内人士介绍,农业植保区别于其它细分领域的特点是,它有明显的时间窗口。为保证连续作业,一台植保无人机通常需要配备8-10块电池,而市场单价在千元上下的电池,实际使用寿命只有100循环左右。植保无人机使用越久,电池的成本就会无限接近、甚至超过裸机的成本。

如今回望,2017年至2018年间植保无人机的短暂低潮是内外环境的多重因素所致,但很大程度上,无人机本身的续航和成本问题,是最直接的原因,影响着第一批用户的信心和耐心。

可预见的未来时间里,受制于电池技术,电动植保无人机的续航短板很难补齐。头部厂商们已经想尽了办法:极飞先是在2016年开始,为无人机配备名为BMS管理系统,让电池的管理和维护“更加智能化”,随后又推出“电力无忧计划”——用户支付8000元至9000元/年租赁费用,就可以全年不限次数使用电池。

拥有无人机全产业链的大疆,则以自主生产电池的方式,降低成本,配合着价格战,持续压缩其它厂商的空间。

对其它中小厂商而言,成本压力只能转嫁给终端买家,别无选择。互联网行业中反复出现的“赢者恒赢”现象,很有可能在电动植保无人机这条赛道里重现,唯一的变数,可能来自油动植保无人机。

油动植保无人机

燃油驱动无人机成新选项

尽管有很好的参照——日本作为农业航空大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由老牌发动机厂商雅马哈开始主导使用油动直升机和油动无人机,进行农药喷洒——但在国内,油动植保无人机最早被普遍视作一种“很不现实”的产品:发动机技术的限制、相对专业的操作流程,以及发动机震动给无人机机飞控系统带来的稳定性挑战,等等,每一项都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

常锋无人机的创始人赵自超曾在受访时用四个字形容这种难度:望而生畏。

但另一方面,油动无人机的优势也显而易见:相比电动无人机的极限,它的续航时间通常以小时计算,载重量也翻倍式地增加。在人口老龄化、农村土地流转加快和新型城镇化的三重趋势下,它可能更适合中国西北、东北和东部那些动辄以千亩计算的农田。

参照公开数据,常锋出品的“天马”植保无人机,最大续航3小时,最大载重同样达到70kg,最大单日作业面积1500亩。在电动植保无人机初步完成市场教育的情况下,油动植保无人机的机会就在于,能够真正提高作业效率,冲出一直以来(尤其是2017年至2018年间)流转在厂商、植保公司和农户农民之间的,关于性价比的争论泥淖,重新收拢各方对植保无人机的信心,让行业回归正常的商业逻辑。

相比在极短时间内迅速爆发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植保无人机市场的发展,更像一次长跑。但以大疆为例,它更像是用短跑的方式在占领市场。但长远来看,过去四五年来没有掉队、能够在不远处跟随的其它厂商,仍然有机会凭借扎实的技术积累,抢占真实有效的市场份额。

油动无人机的优势也显而易见

一个细节是:今年端午之后,常锋的技术人员重新回到南疆进行作业,顺带拓宽市场。他们反复遇见的情况是,早已熟识无人机的当地农户,原本兴趣不大,但听闻常锋带来的是油动植保无人机,顿时围拢过来,开始询问具体细节,甚至发出作业邀请。

参见媒体报道,常锋创始人赵自超曾经介绍,目前油动植保无人机已经通过技术改良,基本解决发动机的寿命问题和飞控系统的稳定性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常锋已在西北、东北等地各自累计完成数百万亩的植保作业面积,并开始在广西和广东开启果树植保的新业务。

那是另一个极具市场前景的领域。对常锋而言,“探路者”的角色才刚刚开始。在植保主战场上,它还要通过持续的技术迭代、稳定的作业能力,改善过往一段时间以来植保无人机由于续航和载重短板带来的用户体验。

瞄着日本和美国50%以上的行业渗透率,对照国内各种利好的政策,技术成熟的植保无人机,正处在临门一脚的时刻。其中,常锋无人机所代表的油动多旋翼技术,极有可能成为行业新的爆发点和增长点。这仍然是植保无人机最好的时代,一切都大有可为。

燃油驱动无人机成新选项认证作者,无人机行业知名站长,知乎无人机专栏创作者。
认证作者 大毛无人机 所有文章 | 网站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oiwrj.com/wurenjibaike/djiwurenzhishi/3226/

更多专业的无人机知识欢迎入群,关注本站公众号精彩不容错过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