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找无人机成为一种新型职业(无人机丢了不用怕)

剧组中的各路大哥总会给能够操控无人机的“飞手”留出足够的尊敬,在地面上能玩出花样的摄影师也不得不承认,飞手们是一种特殊的职业摄影师,他们能感知山川云雾的情绪高低,也能识别星昼交梭的气氛变化。

用通俗的话来给他们捧个人场,就是“驻组大法师”。

他们比拍摄当地的气象台更为精准,每次放飞无人机前,高高擎起一支探天的手臂,“淦!风力东北偏北5级,斜30度,起飞!”

直到炸机前,飞手的地位都会稳如泰山。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社交网络中关于“炸机”的描述细腻委婉,大部分都是发生在新型无人机发布前夕,或刚拿到新机后的三天之内。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曾有人这样评论数码评测专列的各位老司机,“数码区没有王者,各路器材拥趸气象万千,如果想火,炸最贵的机,就是平静网络人际中的王炸,八成会被顶上热搜。”

这就好比一个平凡无奇的视频UP主,兢兢业业做知识分享无人问津,可你试着来一条“新买的玛莎拉蒂空调又坏了,女乘客一上车就要投诉”,这不是编辑个人的见解,而是爬取了大量炸机贴评论区看客们的真知灼见。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炸机,顾名思义,就是无人机在天上自己玩得好好的,因为人为操作失误、撞到建筑大树或飞得太嗨没电了坠落等等。

无人机自己出现技术故障损坏的理由让人无法信服,毕竟这是成熟工业了,中国在这个领域也是世界顶流了,每年路上的交通事故大多是由于司机分心,飞手也是。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如果在城市内飞飞,掉下来的飞机没准还能找到,可如果在深山老林里玩航拍中国,那么,你也得做好倾家荡产的准备,信号弱造成的损失让人无法提前预料,而不知道哪里突然飞过来的大鸟会让无人机在空中分解。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而如果你把遭遇PO上网,坠机情节有多奇葩,评论区就有多野,你看看闲鱼上的“找无人机”业务有多火就能了解。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业务发布者会详细罗列无人机可以找寻的种类,炸机、落水、没信号、飞丢了都可以找到,有的还会在头图里晒出自己成功找到的案例,甚至有的自信打出“找不到不用付钱”的口号。

一台普通的家用小型无人机,从几百到两千多,从实用角度考虑,如果在野外丢了,就不找了,因为太危险。

而一些价值不菲的专业航拍、喷洒农药、林业监测甚至运送货物的无人机,都是奔大几万了,找寻无人机的劳务费用和机身价值按一个比例折算,基本是20%左右,一台FREEFLY SYSTEMS ALTA 8在15万元左右,大疆顶配的悟Inspire 2也在2万元上下,一旦飞手因失误丢失,没保险的话,损失多由个人担负,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如果飞手遇到这档子事,甚至可能退行。

而如能幸运寻回,这些无人机赏金猎人们,赚取的劳务报酬也能让人迅速致富。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我标10元,不是找回来10元,懂伐?飞机越贵,费用越高,除此之外的路费也得需要失主负担,你要在城市飞,掉楼上了,这都好解决,你自己打电话问问物业就行,我找的大多是在人迹罕至的地区,风景不错的,一些飞手拿着牛逼无人机设备拍完的素材,他们去素材网站卖,这种的。”

一些赏金猎人表示,这一行不是所有人都能做,有硬门槛,是吃的技术饭。

首先你得会越野,有野外生存技能,该考的几个证得拿下,像贝爷那种最适合干这行了,去野外吃个虫子拍个视频赚流量的同时,还能去闲鱼接点散单赚钱,哪个都不耽误。

有的甚至得需要你学会攀岩,荒漠驾驶,潜水等技能,得铁人十项全能。

“我举个例子,有次我们在慕田峪找两台无人机,三个人找个两天,碰到过一次野猪,一次捕猎阱,多危险的都碰到过,你说这怎么算钱呢?对吧?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看到的城市和郊区是两种生存环境,整个长江以北,我们没去过的地方很多,有次在小兴安岭,找防火监测飞行器,碰到过熊和狼,林海雪原和黄皮子坟都看过吧?就那种生存环境,普通人吓都吓死了,还找个什么机器呢?”

闲鱼上的各行各业都有着自己一套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法,术业有专功让人好奇,也让人叹服。曾有网友在一位专业飞机赏金猎人的评论开了玩笑,又被怼了回去。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据了解,目前找无人机的主要方式是,失主提供一个坐标,是无人机最后失事前的位置。

赏金猎人们收到坐标后,会开会研判周边的地形、气象、制定出一条路线,然后开始筹备工具,组建团队,不出意外的话,基本神农架级别的林区大概要5天,无人海岸附近可能要10天。

曾有一位在剧组工作的大神韦江兵徒步徒手数天寻回剧组飞手丢失的无人机。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这位大神曾表示,寻找无人机这一行是黄金职业,也是高危行业,赚得很多,风险也极大。

冒着别人不可想象的困难,但成功的喜悦经常让自己难以克制的痛哭,拿到失主机器的那一瞬间,就像是老东北的寻参人,老云南的松茸猎人一样,那种喜悦是难以表达的,喜欢这行,是因为刺激。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与这位大神经历相同的是,很多赏金猎人最初走上这行,也多是在剧组工作,从小制片或场务向上晋升的渠道有限,通过冒险请缨的方式,如果幸运寻回剧组资产,不仅工资待遇还有在摄影师那边的人际都会有很大改善。

“我漯河农村出来的,跟着河南大哥最开始干灯光,但我不想一辈子就这样了,一次在版纳那边有部片子拍摄,几个摄影大清早就出去抢拍天光,日出就那么一会,很美,但那天碰到了气旋,两台无人机掉下来了,我和另一个场务后来找了回来,在山里走了3天,没什么经验,也没带够食物水,坚持着回了剧组,两台机器只是螺旋桨损坏,这东西耗材,网上很多替代的,修好很便宜,给剧组挽回了20多万损失,后来制片人专门请我们开庆功会,现在跟着他跑了六七部戏了,我觉得做人还是要讲信用的,我们当时如果把机器GPS关了藏起来回头卖了也没人知道,但我做不来那事。”

从剧组意外走上了赏金猎人的路,他们后来源源不断收到寻机邀请,去闲鱼开了玩家号,生意不断。

“现在档期排的很紧,我实在去不了的,离得太远的,路费就不止了,就推荐给别人,虽然每次找到机器都能和失主在线下能见面,但还得通过闲鱼交易,我得让他给我好评,我们这一行,信誉太关键了,你芝麻分650都不到,我也不会接单,我得需要让其他潜在用户看到我真正的能力和价值,看到之前客人对我的真实评价。”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这些忙碌于神州大地与互联网络的赏金猎人,见识过无数祖国山河的壮丽辽阔,体味无数现实的人情冷暖,每一次任务,都是像是体验网络游戏般按图索骥,根据日月星辰的指引,在山林河流间发现人生的真谛。

当一个行业从无到有,必然有着大量实干者们的奋斗牺牲,当独自一人在无人区内寻找无人机时,技术和充足的准备有时比一腔热血要有效的多。

“卫星电话肯定要带,不同频段的步话机,山下得有人开车接应,我去多久,我那兄弟就得等多久,除此,急救药品、包扎带、鞋垫、袜子、护膝、头盔、水壶都得带足,山里不能见明火,都是冷餐,规矩得有,别飞机没找着,你给人森林弄着了,不积德,现在我们又流行一个新玩法,随身带着移动wifi,一个是能和外界随时保持联系,防止出事,还一个你能上淘宝啊闲鱼啊挂直播,直播找飞机的过程,有时候一晚上打赏就几千,能赚点是点,这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们没经历过的,算猎奇吧。”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常玩无人机的飞手们有一个说法,“每个拥有无人机的摄影师,都会有一期找无人机的视频”,华农兄弟曾经丢了狗,用无人机去找狗,后来无人机也丢了。

在闲鱼上,付费求人帮忙找寻无人机的摄影师大有人在,言辞恳切充满卑微,这是他们职业生涯的断代史。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幸运碰上赏金猎人,在这些越野狂人未涉及的地域内,大多人都是选择贱卖自己的剩余设备,了却心结。

试着在闲鱼上搜索“无人机丢了”,各种奇葩的倒霉故事印染了整个寻机经历的波折氛围,被鸽子叼走了、偷拍明星演唱会被干扰下来了、拍婚礼误入禁飞区被击落了、和风筝缠一块掉河里了等等。

寻找无人机,成了一个行业的刚需,也是每个飞手的绮丽人生。

在闲鱼上帮找无人机,成了越野狂人的致富新经

当4K航拍成了宣传片的标配,当无人机被打到一部手机的的价格可以迅速普及,当控制飞行器像航模一样成为了学校课余生活最广泛的科普教学。

人们对于天空的梦想在技术的加持下,得到了空前满足。有灵魂的摄影师总喜欢午夜孤独地在空中游曳,俯瞰城市和山川的一份悠然极境。有梦想的赏金猎人喜欢挑战未被人文气息沾染的陡峭和湍急,对于他们来说,所谓的飞行,只不过是延长了掉落的时间,越是迷恋天空的人,越会欠缺这样的认知。

当然,他们也给出了解决方案,无人机可以圆梦,闲鱼可以解梦,这是赏金圈的行业闭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16124153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oiwrj.com/uncategorized/3032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