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飞彭斌植保无人机江湖的狠人

近几年随着无人机植保应用越来越成熟,农户接受度越来越高,购机政府补贴力度大等利好因素,无人机植保一度成为市场的新宠。提起植保无人机的江湖大疆和极飞是近年的武林霸主。而这两家虽然是竞争对手,却在无人机江湖上有着奇幻的交集。

彭斌在2007年创立了极飞公司,当年年底研发四旋翼航模,没有GPS,不能悬停。

彭斌植保无人机江湖的狠人

彭斌创业初的照片

2009年初汪滔也注意到极飞研制的多旋翼航模。汪滔当即买了回来研究,但不能悬停,而且很快就炸机了,汪滔和他的团队一致认为这个东西没有前途,于是放弃了对多旋翼的进一步研究,而是继续研发直升机飞控。

2011年大疆的 WooKong-M 推出后,彭斌非常惊喜。彭斌做的遥控航模,乐趣在于手感,通过遥控让航模完成各种特技一样的动作,而大疆的 WooKong-M 可以让飞机定在那里不动。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呢?彭斌当时就跟极飞的工程师讲。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到这个样子,一定还有什么地方没做对。极飞当即开始GPS悬停技术的研发,用了近一年时间才攻克难题。而在这一年中,极飞的绝大部分客户转向了大疆。

2013年极飞没有参加消费级无人机之争是陷入与顺丰的合作中不能自拔。

2014年9月11日,彭斌来到深圳创维大厦和汪滔吃了一顿快餐。汪滔劝他放弃继续做飞控,大疆可以为其供应飞控,甚至提出了股权交换的条件,彭斌没有接受股权交换的条件,也没有进入消费无人机市场,双方自此别过,相忘江湖。

极飞彭斌植保无人机江湖的狠人

彭斌(左)汪滔(右)

在消费无人机市场风起云涌的时刻,极飞悄悄避开锋芒,转而去往偏远的新疆。为了更深层次的去了解无人机在农业的商业模式可行性,极飞在新疆包了80亩地,种上棉花,自己打药。彭斌规定程序员都必须下地3个月,不然就不要回来。此一役无愧于植保狠人称号。留下来的晒得跟个小黑猴一样,最后都成为了极飞的骨干。

极飞在新疆的棉花地

极飞在新疆的棉花地

种完棉花后,极飞在新疆建了一个基地,把硬件铺下去,开始做规模化运营。极飞没有选择直接卖无人机,而是组建大量的飞手团队做植保服务。

2016年3月,大疆推出了第一款植保无人机 MG-1 并直接销售,以不到3万的价格再次搅动植保无人机市场。只是行业市场不同于消费级,大疆的这一招对于已深耕几年的极飞来说影响并不大。

看看今年极飞赴新疆打药的照片。这住宿环境,这餐饮情况,让多少科技人才望而生畏。

极飞彭斌植保无人机江湖的狠人

植保无人机界的狠人不是浪得虚名,而这群飞防狠人持续作业了四十七天,极飞在植保无人机上积累的经验是非常宝贵的,仿佛看到了从原石中诞生璞玉的过程。

植保无人机市场

彭斌也蜕变成熟

2018年根据极飞和大疆双方公布的无人机数据都是两万台左右,数量不相上下。一飞智控、拓攻机器人、珠海羽人等越来越多的厂商在植保无人机江湖齐头并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16124153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oiwrj.com/wurenjibaike/djiwurenzhishi/1047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